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云中藏锋记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白熊酒馆之谈

第一百五十五章 白熊酒馆之谈

云中藏锋记 | 作者:渡舟野客| 更新时间:2019-08-07 09:2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白雪城白熊酒馆的客房设置得还是别有一番风味的,入门是一张方几,方几周围铺着保暖的鹿皮,房间的四个角落各放着一盆绿植,都是在冰天雪地之中才能够生长起来的植物,其中有一根冰心竹,通体碧蓝,比常人尾指还要细上一圈,也不高,约莫半尺左右,但是这东西却是炼器的好材料,被放在这里确实有些大材小用了。

    云藏锋将寒风谷老者带回到自己的客房之中,整个白熊酒馆就只有一层,这也是因为天气而决定的,这般寒冷的地方都是要烧炕的,如果修建二楼,根本没有办法睡到温暖的火炕,那二楼的客人就冻死了。

    这样前面卖酒后面住宿的格局云藏锋还是挺喜欢的,只不过,他不太需要烧炕,晚上的时候,老板和小二也会挨个敲门问候,询问温度是否合适,是否需要烧起火炕,云藏锋才住了一晚就主动拒绝了。

    老者被云藏锋随手丢在了鹿皮毛毯上面,然后就开始脱衣服,身上的伤口是被雷电贯杀枪打出来的,到现在都还没有愈合,伤口有些地方已经被雷电给烧焦了,云藏锋需要将那些死肉给挖掉,然后才能够长出新肉来,这个过程,还是比较容易的。

    衣服和身上的伤口粘连在一起,每一次撕扯都能够清晰的听见皮肉分离的声音,这声音听得老者有些牙酸。不多会,云藏锋衣服还没有脱完,老板就敲响了房间的门:“客官,我看你身上,是不是需要加上一桶热水?”

    云藏锋想了想,好像的确是需要洗洗,便说道:“谢谢老板,就给我来两桶吧,你也看到了我的样子,一桶水恐怕是洗不干净了。有劳。”

    外面就又传来了老板的声音:“是这样的,客官,小店呢不比外面的客栈,像热水这样的供给我们是要额外算钱的,我看客官您的样子也不像是缺钱的人,但是这些事情还是要提前说好的,免得到时候多有误解,闹得不愉快。”

    云藏锋笑了笑,想到如果是一般的平民百姓还真的不一定愿意花这一份钱,毕竟北风秘境之中到处都是冰天雪地的,一个人七八天不洗澡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加上住客店,更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了,更何况还是要加钱的,一个普通老百姓一个月才挣几个钱?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就是这个道理。

    换一个地方,钱这个东西又显得没有这么重要了,云藏锋本来就不在乎这些身外之物,加上一路上遇到的剪径贼不断送钱,所以云藏锋身上的银子就和会繁殖一样,越来越多,更何况今天旁边还坐着一位财大气粗的老头。

    得了云藏锋的指令之后,老板客客气气的下去了,在白熊酒馆虽然提供热水服务,但是好几个月都不会开张,今天遇上了一个冤大头,足够老板开心小半年了。

    老者被云藏锋丢在鹿皮地毯上卖弄,感觉体内真气流动的滞缓恢复了一些,说道:“小子,看来你的运气不太好,我真气回复的速度比预想之中还要快一些,估计不用几个时辰就能够恢复如初,到时候,你可别求饶啊。”

    云藏锋看都没有看老者一眼,只说了一声:“哦!”然后就从同心环之中开始掏出各种各样的瓶瓶罐

    罐来,这些都是外敷内服的疗伤之药,虽说效果不算是十分显著,但是也比江湖上面那些小宗门的疗伤药要好很多了,毕竟是欧阳家族出品和马侯亲自炼制的。

    听见云藏锋不痒不痛的一句回话,老者几乎气绝,说道:“你小子现在就是煮熟的鸭子嘴壳子硬,等老夫恢复到三层功力,你这藤丝缠金绳可就困不住我了。到时候别说是你,就连这个酒馆,老子也一样夷为平地。”

    这句话倒是让云藏锋起了一些兴趣,说道:“你敢再白雪城之中动手?还敢覆灭这个酒馆?你就不怕天府的人找上门来,将你们寒风门夷为平地吗?”

    “天府,哈哈哈,你小子的消息到底是有多么闭塞?几天前刚刚收到的最新消息,天府被一个魔族的将军给打穿了,离恨天都碎了一块,天府的地盘倾覆大半,就连赤虹真人出手都没有挡住这个魔头。现在的天府早已经自顾不暇了,哪里还有时间来管我们的事情。”老者哈哈大笑,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知道这个消息的云藏锋心中突然涌起一股顾虑,天府不济事,那就意味着全天下的修仙门派都要被解放出来,有一些或许还会顾及规矩,而有一些就好比寒风谷这个老者这样的人,就会把平民百姓视为蝼蚁,到时候,天下大乱的,可不只是修仙界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云藏锋也没有多说什么,甚至没有表现出来自身的忧虑,只是平静的问道。

    老者知道云藏锋这个时候投鼠忌器,不敢轻易拿他怎么样,而他自身这个时候功力还没有万全恢复,也不可能拿云藏锋怎么样,所以还能够把云藏锋当作是一个朋友一般闲聊一些修仙界的最新消息。

    老者说道:“消息是在几天前传回来的,算上路途之中耽搁的时间,起码也有十天了吧。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前去开会的门主还没有回来,问过了其他几大宗门的掌门人也都没有回来,不知道天府在搞些什么事情。”

    云藏锋说道:“魔族入侵,天下大乱,倾巢之下,岂有完卵?寒风谷身为修仙界的一份子,此刻应该担忧的是神州大地的未来,而不是想着天府之过错吧?”

    老者怒道:“臭小子,你懂什么。魔族入侵和天府统治有什么区别?大家都是仰人鼻息的过生活,只不过是换了一个主子而已,寒风谷还是寒风谷,神州大地还是神州大地,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外面传来了酒馆老板的声音:“客官,您要的热水倒了,劳烦您开一下门,我给您送进来。”

    云藏锋道:“不必了,你放在门口吧,我一会自己来拿就行了。”

    老板看了一眼需要四人合抬的沐浴大桶,有些为难说道:“客官,还是我给你送进来吧,这玩意可重,您一个人怕是有些不方便。我们给您放好就走,绝对不耽误您的事情,要是您现在不方便,那我们等一会也行。”

    说完,里面就没有声了,过了一会,云藏锋过来打开了门,老板趁机往里面看了一眼,根本没有什么东西,不知道这个外乡客实在顾及什么。不过云藏锋接下来的举动可就让老板

    惊呆了。

    只见云藏锋一手抓住桶的一边,双手一起使劲,直接将需要四个人抬的大木桶给搬了起来,简直就如同拿起一张纸一般轻松。云藏锋说道:“下一桶送过来的时候,你们就放在门口就行了,我自己来搬。”

    老板点头称是,唯唯诺诺的退了下去。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云藏锋不是什么好惹的人,不管云藏锋的性格怎么样,单单是这个力气就足以让普通人畏惧了,这一拳打在人脑袋上面,这脑袋不得从脖子上面飞出去啊?

    云藏锋回到了房中将木桶放好,也不顾及老者就在旁边,将自己脱了一个精光,翻身泡进了木桶之中,然后说道:“老前辈,问你一个事,您知道四大家族的消息吗?”

    “四大家族?听说欧阳家和天府反目了,在那一场大战之中根本没有帮一点忙,其他几家似乎也是各怀鬼胎,总之,这一次难得的天府大会就是一个明争暗斗的现场,波云诡谲,让人不寒而栗。去那里的人多半都是一门之主,哪个不是城府极深的怪物,想想都觉得恐怖。”老者摇了摇头,表示不敢设想。

    云藏锋突然就不说话了,将整个身子沉到了热水之中,身上凝固的血迹被热水一泡,纷纷融化到了水里。以云藏锋现如今的实力,这一口气憋到子时之后都不是问题,但是没有必要,他现在这样做只是想要让自己冷静冷静,他想起了那个一袭红衣的姑娘。

    曾经答应过别人要回去和她成亲,没有想到这一去就是将近一个春秋,也不知道那一袭红衣是否光彩依旧,那明眸皓齿是否安然,那浅浅梨涡是否无恙。

    突然,云藏锋将头从水里面冲了出来,面无表情揉搓着身上的污浊。不管事情如何发展,那都是大时代的变化,云藏锋只能够在这个变化之中保住自己在乎的人和在乎自己的人便已经足够了。

    一个人的心里面是不是真的可以装得下两个人,这真的重要吗?从盘古开天,到两次仙魔之战,这期间有多少人爱得轰轰烈烈,爱得死去活来,可是从来没有人听说过有一个人定义什么是爱。

    爱情不是自己定义的吗?爱情不是你情我愿吗?按照别人的爱情来活,那活得是自己的人生还是别人的人生呢?

    云藏锋想不通,也不愿意去想这么艰深复杂的问题,对云藏锋来说,这样的问题可比魂族秘籍还要艰深晦涩。不管别人怎么说,他只要问心无愧就好,身边的女子他也不是抢来的,不是强迫的,别人说得过分了,撕烂他的嘴就好了。

    老者一直看着云藏锋,突然觉得云藏锋的心里面有了一丝明悟,觉得这个小家伙当真是天赋异禀,又哪里知道,云藏锋只是想通了一些与修为无关的事情。有的人一生追逐名,有的人一生追逐利,而有的人只是想要闲云野鹤过一辈子。

    “小子,想通了什么,说来听听,反正也是闲得无聊。”老者一脸无聊的看着云藏锋。

    云藏锋转过头来,微微一笑:“我要是说,我在想,我这辈子要娶几个媳妇,你信吗?”

    老者先是一阵愕然,之后哈哈大笑:“好小子,你还真是有点意思。”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