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叩天门 > 第四二四章 为了什么

第四二四章 为了什么

叩天门 | 作者:紫云白沙| 更新时间:2019-08-07 07:4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小小金丹修士,面对五位元婴大能修士的时候,居然还想着要找寻对方的命门所在,说出去不知道会笑掉多少人大牙,引得多少人嘲笑不自量力的。

    这并不奇怪,若事情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便是叶拙听到有这样的事情,心里的看法怕也差不了太多,这么些年的经历早已经让叶拙很明白,绝对实力的差距根本不是其他手段法宝所能弥补的,自己因为离云岛血脉,因为玄黄三经的缘故一路以来都能碾压同境修士,甚至有时候越级挑战也能不落下风,但那已经算是极致了,便是当初的的自己再强,也不可能刚刚入了池天宗就能凭着血肉悍勇去跟炼气后期的同门相较,更不要说筑基之上的存在了。

    修真路上,越往后,大境界之间的差距越大,同样算起来只差一个大境界,但金丹跟筑基之间的距离是筑基炼气之间距离的数倍十数倍,而元婴金丹之间的差别比之金丹跟筑基之间的差别还要更大,或许要几十倍甚或百倍也不奇怪。

    更不要说,外面那几位还不仅仅是元婴大能这么简单,相比于叶拙铸就金丹才不过年许的时间,这些人每一个结成元婴都是久远到几乎根本不能相提并论的数百年甚至数千年之前,不提这么多年中他们可能还会更进一步从元婴初期到了元婴中期甚或更高的境界,便只是这么些年的积淀,也足以让任何一个金丹修士高山仰止了。

    相比于其他许多的金丹修士,叶拙的感受可能还要更深一些,毕竟虽然不是什么好事情,但也不是随便哪个金丹修士都能切身感受到元婴大能的威能手段的,叶拙却已经领受了不止一次,尤其刚刚那一缕不过是随着惊呼声一起传入耳中的杀意,就差点让叶拙陷入昏厥之中,更让叶拙最直接不过的体会到了元婴大能修士的强大。

    若以实力相较,说是天差地远也不为过,叶拙却想要跟这几位平等谈判寻找脱身的机会,说是痴心妄想一点也不为过,真要碰了面,叶拙的生死都只在那几位的一念之间,真要有哪一位尤其可能也在其中的跟叶拙有事实上的生死仇怨的胡眉道人起了杀心,叶拙根本没有半点反抗之力,甚至连反抗之意都没有生出来就已经灰灰了去,即便退一万步讲,那几个因为种种的缘由,比如想要掏出更多有关这座禁制,有关无间世界,有关死而复生的事情而暂时没有动杀招,叶拙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或许要更惨甚至比留在无间世界如骷髅人那些一样经受生死无间更加凄惨也不是不可能。

    即便如此,叶拙也依旧没有放弃,只因为这是自己唯一的路,待得发现外面那几位随着自己的举动而生出的激动反应时候,叶拙还生出了更多的坚定之意以及几分成功的信心。

    只是事情究竟是不是能如自己所愿,究竟有几分把握能够真的跟他们谈判成功,让自己安然离去,却还是

    一个未知之数,叶拙绝不会觉得自己一个金丹修士的生死在那几位的眼里会比这里令他们齐聚并且那样激动的物事更重要,而叶拙倒现在也还不能确定真正令那几位元婴大能关注跟在意的关键所在。

    叶拙很清楚自己将可能面临的情境,此刻还隔着一重蛋壳禁制,即便外面几位已经透过那一块变得淡薄了几分的区域看到了自己这边情形,也肯定还没有那么的清晰,但再等一阵可就难说了,极有可能就会毫无遮掩的看到彼此,到了那个时候就是一切都摊开来的时候了。除非真正抓到了他们的命门所在,并且能够确保为自己所掌控,或者至少也要能够他们心生忌惮,自己才能占据足够的主动,若是一个把握错了,到了对面相对的时候,可能都没有后悔的机会。

    叶拙可以肯定刚刚闪出的死寂之气跟泉眼于外面几个元婴大能很重要,但却不能确定是不是已经足够重要,重要到了为了这个泉眼跟里面的死寂之气,他们可以不理会自己这个忽然出现在禁制之中的小小金丹修士。如果死寂之气或者泉眼就是他们最终的目标,若他们的命门真的只是已经被自己操控御使的死寂之气、泉眼那自然最好,但如果不是这样,如果这死寂之气虽然于他们很重要,但这份重要性只是一个象征,他们此来真正的目的是这一番动静之后此刻还没有显现出来的其他事情,那就有麻烦了。

    叶拙很清楚自己所掌控的所有,自己能将一眼死寂之气的泉眼都操控在手,却并没有能力阻止更多的死寂之气从泉眼之中淌出,真要还有后续事情的发生,自己能做的最多只是延缓,而难以阻止。

    事关生死,一念之差可能就是生死的距离,便是叶拙一向果决,甚至已经出手并且引起了外面几个元婴大能修士的注意,但接下来究竟该怎么继续,也依旧有些难以定夺。

    不过有一件事叶拙很清楚,自己并没有太长的时间来犹豫来权衡,已经露了行迹,越往后拖自己会越被动,最好在蛋壳禁制那一块区域还没有淡薄到彻底透明,外面的几位元婴大能彻底看清楚自己之前就将一切都搞定,尤其想想自己跟他们每个人之间都有的根本不知道什么原因的熟悉感觉,叶拙感觉一旦被他们发现自己甚至认出了自己,指不定他们会生出什么样的心思变化,便是之前谈判有点进展也难说不会被再次推翻。

    瞬息之间,叶拙脑中闪过了无数的念头,最终确定了一件事情,自己需要跟外面的几位元婴大能修士接触,不需要讲求什么样态度,但也还不能直接去摊牌提条件,而需要借着蛋壳禁制的隔绝,借着神秘感觉再旁敲侧击探探他们的底,看看能不能更进一步探出他们的目标所在才好。

    心中有了决定,叶拙就要开口,不想自己才刚刚准备张嘴,又有一道声音传了过来,不是先前两次的惊呼,也没有如

    刚刚那一声之中还携着一道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疑的杀意,这一次响起的声音是确然的话语声,不知道是本音如此,还是因为隔了一重蛋壳禁制有了变化,落入叶拙耳中的是一个听起来有些轻柔,男女难辨的声音:“我等冒昧,不知道还有前辈寄魂其中,请前辈见谅。”

    “嗯?!”听到入耳的话语,叶拙神情微微一动,刚刚一直想的是自己怎么开口,怎么措辞,却根本没想到不等自己先说什么,外面的那几位之一先出声了,这却是更好,虽然听起来像是认错了人,将自己认作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来头的前辈人物。

    相比起自己去打探,让对方主动提及显然要更好的多,一念至此,叶拙当即改了刚刚才定下的计划,稍稍一顿之后,叶拙朗声应道:“无妨。”

    不仅有蛋壳禁制隔绝,自己还能御使外面的生机之意做遮掩,叶拙确定自己的声音根本不会被他们认出来,更何况,虽然之前跟胡眉道人有过交道,但其实并没有当面说过什么,即便是自己的真声,叶拙也不觉得他们就能认得出来,不想紧接着对方又一句话就让叶拙发现似乎自己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了解的,随着一阵疑惑之音后,还是刚刚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我们打扰了前辈寄魂,不过想来前辈也不会怪罪,不知道那一具肉身前辈可还满意?”

    “嗯?”闻言的叶拙神情当即一变惊疑出声,这一声惊疑之声也不是叶拙再一次装神弄鬼装腔作势,而是心中真的疑惑出声。

    “前辈总不会真的以为轮回大阵之中会平白出现一具血肉之身让您来夺舍重生的吧,还是那么完美的一具肉身。如果不是我们送了那具肉身进去,前辈所寄之魂不知道还要多少年才能有这样的机会,或许永无出头之日也可能,晚辈所言可对?”语气听着倒是恭敬,但言语之间的意味却并非如此,也不是想要邀功什么的,倒更像是想要谈条件的准备。

    叶拙更上心的却是他话语之中不经意提及到的那两个字,完美,虽然那位并没有明指,但直觉的叶拙就认定他嘴里提及的完美之身不是别人,正是早先精血被抽的一干二净的自己,若只以境界论,离云岛出身,并且经过无漏经洗练的肉身,确实称得上完美两个字。

    没想到竟然听到这样的消息,叶拙心中大为震动,如果自己所想都是真的对话,那么一切都跟自己设想的不同,不过若是自己的肉身若就是他们几个送到这枚蛋壳禁制中的话,似乎好些事情也能讲得通,比如自己当初是被胡眉道人掳走并且抽干的精血,比如自己刚刚见到他们时候就有的莫名熟悉感觉,或许是自己意识已经丧失时候的经历所遗存也不一定。

    这些暂时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跟自己或者说跟他们以为的前辈这么客气说话,究竟为了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