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人间最得意 > 第六百零八章 城里的故事灯火以及人(中)

第六百零八章 城里的故事灯火以及人(中)

人间最得意 | 作者:平生未知寒| 更新时间:2019-08-07 09:0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小园城只是一座小城,在整个延陵的疆域里,这座城不管怎么样,都说不上有多大的名头,而且所处位置说不上好,因此小园城里,从来都没有出过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在小园城几百年的历史里,这里也只出过一个做官做到七品的文臣。

    那位叫做陈天恩的小园城人氏,六岁学文,十三岁便能作诗,成为这小园城里人尽皆知的神童,在十五岁的时候便开始参加延陵的考试,第一场便高居第一,虽说这才是所有考试里的第一场,尚未取到能去延陵参加最后考试的机会,但当时小园城上下,谁不认为这位陈秀才是能够在之后的考试中大放异彩的?

    况且陈天恩才如此年轻,未来自然不可限量。

    只是十五岁那年的考试,最后陈天恩也只是过了第一场而已,这虽然令人叹惋,但谁都对陈天恩的未来,有着美好的期望。

    三年之后,陈天恩第二次参考,连过三场,最后倒在最后一场在洛阳城前的考试前,这让陈天恩深受打击,整个人郁郁不振,沉寂数年之后,仍旧不得其进,三十岁那年最后参加了一次考试,依然没能去到洛阳城,他再也没有参考的心思,便在距离小园城不远的郡城里做了个小吏。

    做了小吏之后,陈天恩倒是没有真的就此沉寂,反倒是在以后得数十年里,还在艰难的往上爬去,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便真的成了个官儿。

    正八品的延陵文臣。

    虽然直到前几年退下来之前,也不过是个七品文臣,但是不管怎么看,他都已经是小园城里最为出名的那个人了。

    前两年陈天恩告老还乡的时候,整个小园城还组织过一次盛大的接风。

    现如今陈天恩,就住在小园城的一处宅子里,那处宅子叫落园。

    陈天恩是整个小园城里最受尊重的那个人,知道他喜欢安静,所以在他的宅子四周,很是安静,都没有什么住户。

    城很小,但架不住人更少,不再这里住着,住在别处也是可以的。

    ……

    ……

    陈天恩生着一头银白的长发,虽说很老了,但是看不出老态,他的脸上以及别的地方,都很少有皱纹,他看着不像是个老人。

    即便小园城里的县志里清楚记载着他的生辰,也知道他今年真的很老了。

    但他就不像是个老人。

    这是很奇怪的事情。

    更为奇怪,或者说是惬意的事情则是什么,是这位陈老,每夜必点灯,不是只在某一处点灯,而是在宅子里都点上灯,他喜欢让宅子在黑夜里像是就在白天一样。

    这就是所谓的亮如白昼。

    所以小园城里的灯火,便是陈天恩家里的最盛。

    “你知道老夫为什么不喜欢黑夜吗?”

    在那处宅子的屋檐下,那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开口问道。

    在他的身后,那个灯火都照不到的阴影里,有声音传了出来。

    “我是不太清楚,我只觉得你有病,白日便白日,黑夜便黑夜,这是世间的规律,你改变不了。”

    陈天恩听着这话,沉默了片刻,然后笑道:“李昌谷有诗云苦昼短,不就是说白日不够吗?”

    提及那个先读书后学剑的昌谷先生,阴影里的那一位一时无言。

    片刻以后,阴影里传来声音,“他现如今不读书了。”

    李昌谷当年是学宫的天才弟子之一,若不是因为那些事情,只怕现在不是掌教也是学宫里某位权柄不小的人物。

    他不读书了,一直都被很多人说成是天大可惜的事情。

    陈天恩摸了摸胡须,然后笑了笑,没说什么话。

    “你觉得你会怎么死?”

    这是阴影里的那位开口发问。

    陈天恩显得很是迷惑,“你都在这里了,我还能死?况且我只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老头子,谁会这么无聊,跑来杀我?”

    那人冷笑道:“陈天恩,小园城里的人不知道你是谁,但是那位在洛阳城的皇帝陛下知道,你自己不安分,死了也是应当。”

    陈天恩是小园城出生这不假,但他是一个七品文臣这件事,便假的不行,这只不过是不想让小园城的百姓们知道他的来头从而伪造的东西而已。

    陈天恩,根本不是什么七品文臣,而是一位洛阳城的六部大佬之一,是当年在洛阳城里跺跺脚就会听见洛阳城抖一抖的人物,不仅如此,这位年前告老还乡的老大人,还是很多朝堂大臣的恩师,虽然那些门人大多都已经被清理,但陈天恩对于洛阳城的影响仍在。

    而且不仅如此,他陈天恩还是洛阳城里有名的文坛大家,追随者不计其数。

    毫不客气的说,要是他今日张口说支持延陵皇帝,那么洛阳城便会有很多文人学子会改变看法。

    学宫一直都是读书人的圣地,但只怕是学宫里的先生夫子们,都没有一个人能有着这位陈天恩这般的影响力。

    所以延陵皇帝面对他,其实也是拉拢为主,可是陈天恩性子太倔,他不愿意,延陵皇帝就只能让他离开洛阳城了。

    看着那些摇曳的灯火,陈天恩感叹道:“老夫连黑夜都无法忍受,怎么能够忍受你的改变?”

    听着这话,阴影里那位说道:“所以你活不长,那位延陵皇帝会找人来杀你的,杀了你,延陵群情激奋,但是一旦压下去了,所有人都能看到那位的决心,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无法更改,这样也很有价值。”

    “你死了,有风险,但那位延陵皇帝会试试的。”

    “学宫不想让你死,所以我来了,我只要在,你就不会死。”

    说完这些,那人忽然自嘲道:“但是从没有问我想不想你死。”

    陈天恩转头,透过黑暗,看着那人的眼睛,然后认真说道:“你要杀我,你敢吗?”

    声音苍老,但掷地有声。

    那人没有回话。

    似乎很是纠结惆怅。

    但很快就传来一声解脱的声音,“你会被别人杀死的。”

    这声音里带着快意。

    但很快便戛然而止。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