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魂破天惊 > 第一百六十章 五峰盛会前夕

第一百六十章 五峰盛会前夕

魂破天惊 | 作者:江南春风| 更新时间:2019-08-07 09:5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南域剑宗,云影峰。

    司空浩然盘膝坐在了床上,浏览着灵魂海洋中那繁杂深奥的“无相剑歌”以及“无相剑歌心法”,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也深深的把它们记在心里。

    以他现在灵境中级巅峰灵魂境界,只要看一遍就可以倒背如流。

    以前那些深奥,难以理解,甚至是想不明白的地方,随着灵魂境界的提升,这些都随之迎刃而解。还能够领悟到更深层次的奥秘,要是灵魂境界再次向前迈进一步,那他的悟性也将再次提升。

    叶朝阳传授的“无相剑歌”给他的感觉很奇妙,当看到“无相剑歌心法”的时候,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平静和祥和,就连内心最深处的杀意和戾气都不再那么的狂躁。

    这一发现让他欣喜若狂,灵魂海洋中有炼魂鼎镇压,浩然剑决凝聚浩然正气,二者制约着蜃楼,现在有了“无相剑歌”,冥冥之中又多了一份守护。

    也正如司空浩然所想的那样,“无相剑歌”确实有着与众不同的地方,“无相”二字可以说包罗万象,也是剑招和心法的精髓所在。

    叶朝阳离开的时候告诉他,“相”,乃是世间万物存在的一切,无论是阳光、雨露、微风、空气,还是山川河流,一草一木,凡是肉眼可以看到的,灵魂可以感知到的都是相。

    而“无相”,就是超脱于肉眼所看到,灵魂所感知到的万物,而又与万物相生成,即为“无相”。

    只有看到“相”,才能透过本质看到更深层次的“无相”。

    司空浩然对叶朝阳所讲的“无相剑歌”理解得还不太透彻,这些都需要他身体力行来实践和参悟。

    “无相剑歌”从立宗以来,就一直存放在剑阁第六层,非剑宗峰主和关门弟子不可修习,也独属云影峰一脉。而它真正的精髓所在就只有八个字,和大师兄从小念叨给叶梓颖听的一样,即为“无形、无迹、无物、无我”。

    叶朝阳现在是剑皇圆满,而“无相剑歌”他现在也只达到了第三层无物的境界,距离第四层无我仅仅一墙之隔,而这堵墙犹如难以逾越的蜀道,横跨在他们之间的天堑鸿沟。

    细数云影峰一脉,“无相剑歌”达到第四层无我境界的,一只手掌都数得过来,而达到这一层境界的只有两人,而他们也只不过是迈进去了一只脚而已。

    在离去时,叶朝阳的眼中似有期盼、似有渴望,却也藏着一种哀伤。他希望司空浩然能够做到,能够跨过这扇他们这一脉谁也没有迈进去的大门。

    他也知晓,这一脉惊才绝艳之人不胜枚举,这点小小的希望或许也终究无法实现。

    “枯木龙吟”匕首叶朝阳没有收回,而是送给了司空浩然,也正好和他的意。

    这段时间以来,这把匕首伴随着他度过了好几次生死危机,握在手中的感觉就像是身体中的一部分一样。

    “邪刃蜃楼!”

    司空浩然喃喃自语,内视着灵魂海洋中独霸一方的长剑,心里面有一种莫名的危机感,它像是在慢慢的苏醒。

    回想起之前灵魂感知到的一幕,越想越心惊,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开始侵袭自己的

    心魂。

    以前没有太过注意这把得自于上古杀域之中的蜃楼,现在听到师傅叶朝阳诉说它的来历,才知道有多么霸道、邪恶。

    蜃楼每次使用,都在无形之中影响着他,所以“魂决”、“无相剑歌”、“浩然剑诀”的修炼必须要尽快突破,来压制它的杀意和复苏。

    “那就让我们期待,是你掌控我,还是我成为你的主人!”司空浩然睁开双眸,瞳孔绽放着冷冽的寒意,嘴角也勾勒出一抹邪异的弧度。

    “还有十天就是内门五峰盛会,也不知道这次的规则是什么,‘御剑诀’我势在必得!”从紧握的拳头上,传来了细碎的声响,那是指关节碰撞时发出的声音,房间中弥漫着低吟,以及远去的背影。

    云影峰结界两米外,司空浩然盘膝坐在地上,双眸紧闭,右手双指并拢不停的在身前刻画,在他的左手手背上,一枚小小的剑印若隐若现,如果有人在这里,就会发现,他刻画的阵图恰好和左手手背上的剑印一模一样。

    “咔嚓!”

    “还是不行么!”呢喃之声回响在灵魂海洋,右手上刻画的剑印阵图在即将成型的那一刻,再次消散在空气中。

    司空浩然依旧闭着双眸,感受着大阵之中玄气的流向以及脉络分布,相比离宗前,他现在的灵魂力覆盖住的范围,达到了整个云影峰的五分之一。

    “云影峰即为五峰之一,也是构建整个内门大阵的一部分,是否完全领悟其中的奥秘,刻画的剑印阵图是否就可以凝聚而成?”

    金属的锐利之气源源不断的从灵魂上碾过,有了前几次的体会,还是有一种如坐针毡般的刺痛,时间在缓缓的流逝,盘膝而做的身影似乎与云影峰融为了一体,他身上的玄气波动、呼吸、脉搏、甚至是心跳,仿佛都跟随着大阵在流转。

    “咦,您的手?”古煜林站在叶朝阳的身后,看到他右手虎口处那道醒目的猩红血痕,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什么样的武器能够伤到剑皇圆满级的高手!

    “不要打扰他,也不要让任何人接近他,留好饭菜就行,为师也很久没有尝到你的手艺了。”叶朝阳注视着前方,转过身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至于我手上的伤口,是为了看看突破后的体魄达到了怎样的程度,还是有些不尽如人意啊。”抬起右手晃了晃,在古煜林看不见的地方,叶朝阳的瞳孔微微的收缩了一下。

    古煜林:“什么样的珠子能够让她如此开心。”叶朝阳端起身前的白玉杯,放在鼻尖闻了闻,散开的玄灵七叶犹如一幅细小的山水画,栩栩如生的浮在水面上,加上白玉杯中蒸腾的水雾,让这副山水画更添一片朦胧美。

    “我和沐阳在烧火煮饭,小师妹就悄悄的溜走了,回来的时候就捧着一个珠子,如果没有看错,应该是五阶圆满双翅碧鳞蟒的眼珠。”古煜林站在一旁,脸上带着些许疑惑,他很难想象,师兄弟二人使出浑身解数都无法让叶梓颖开心,小师弟是怎么做到的。

    “这小丫头和浩然还是蛮投缘的,只要她能够开心,什么都不重要。”叶朝阳的脸上闪过片刻的担忧,紧接着又消散开来。

    “师傅,小师弟他为何会如此?”古煜林的脑海中回想起早上发生的一幕,他不知在司空浩然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那股杀意让他都感觉到了一股冰冷的寒意。

    “与最近上古杀域发生的事情有关。”

    “难道是.!”古煜林协助叶朝阳掌控着横断大陆所有的情报网,对十万大山中所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见师傅点了点头,也终于是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叶朝阳起身朝着阁楼下走去,像是想到了什么,一道声音回响在古煜林的耳边,“你有时间去云居峰找一下陈长老,帮我拿一些玄灵七叶回来,我答应一位前辈,下次要送他一罐。”

    “拿一些!一罐!”这两个词犹如晴天霹雳炸响在他的耳中,全身僵硬,动作停留在这一刻,就连红泥小火炉上燃烧的烈焰也在剧烈颤抖,似在欢呼、似在嬉笑、似在同情。

    “师傅!”焦急的转过身来,哪里还有叶朝阳的身影,此刻的他内心在滴血,玄灵七叶十五年开一次花,十五年后方可采摘,白玉罐中这几片玄灵七叶还是厚着脸皮从六师叔陈琪那里讨要来的。

    想起陈师叔怒骂师傅时的样子,古煜林瞬间感觉后劲凉飕飕的。

    叹了一口气,继续收拾着木桌上的东西。

    而司空浩然除了去外门见过石天硕、石天冬两兄弟以外,这几日清晨就在云影峰后山修炼浩然剑诀和无相剑歌,然后在云影峰结界前领悟阵法;下午去剑塔试炼,每次都满嘴鲜血、狼狈不堪的从外门回来,倒在床上,用仅剩的力气运转魂决后,就昏了过去。

    哪怕你从泥泞中走来,带着一身脏污与不堪,只要别忘了自己是谁,将要做什么。

    如此往复,十日时间也渐渐的接近尾声,五年一度的五峰盛会也将在翌日拉开帷幕。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