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横生 >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一个人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一个人

横生 | 作者:半衣生| 更新时间:2019-08-07 13:3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郭桓突然后悔自己没能早点出手。

    或者直接提议杀人灭口,反正何宏肯定瞧见了自己,放走他必成后患,倒是没能早点和姬凌生等人站成同一条阵线,似乎错失了跟他们交好的机会。

    既然两边已然打起来了,现在找不到地方和时机再插手,做什么都抵不过锦上添花,可有可无,说不定自己那番劝告落入对方耳中,好心归好心,但无疑是怯弱的象征,甚至,冥冥中感应到的那桩机缘或许的确是溜走了。

    想想这些年枯守岛屿的无趣,以及那桩未遂的心愿,他有点自怅自悔。

    姬凌生倒不曾想到身旁汉子心思细腻成这样,几息间想了这么多,他刚出手袭杀了那对男女,当下犹豫着要去帮谁,结果发现无论帝?婊蚺趸u媚铮?晕扌胨?脑?郑?餍越?教跛?ち??t诹饺烁浇??苑烙腥顺寐姨拥簟?/p>

    这会儿黑风叫唤得凶,姬凌生别无他法,只得瞻顾两处战场的同时,徐徐降落到临近地上,黑风四脚挨了地,总算不闹腾了,忡忡的踩几下脚,以示安心。

    再看上方,捧花姑娘和东镇宗门前供奉堪称好对手,一时间难分伯仲。

    而帝?婺窃缫殉释晔ぜo螅??孛厮募?募r枭?疾桓宜涤邪盐漳苁に??飧霭胪八?母嚯樽拥芨?俏尥??舴怯屑讣?uΠ?恚?绯闪说断峦龌辏?芩?佣莱錾衿娣uΓ?晨龌故遣蝗堇止郏?丫??税虢刈蟊郏?屡燮扑槌商酰?雷偶柑跹?郏??飞75暮盟评鞴怼?/p>

    饶是如此,他仍然貌作雄强,嘴皮子毫不松懈,比手脚出劲更多,不停辱骂帝?娴牧凶媪凶冢?皇茄劾锏木?滩匾床蛔。?返昧矫济?嫠频纳?踝拧?/p>

    帝?姹臼歉龉露??薅嗣俺稣庑矶嗲兹耍?路鹕硎蕾亢黾溆辛俗怕洌?谑窍率至Φ栏?亍?/p>

    何宏逐渐脱离生路,此前仗着祖辈威望,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从未想过会死于他人之手,他自知实力不济,却没想过会被修为更低者逼上绝路。他抽空眺望远处,悚然发现还没有救兵赶来,忍不住想破口大骂,不等张嘴就让狂风骤雨般的杀气堵住。

    眼看帝?嫔碛霸俣认?В?魏昃?酰??t执踊忱锾统龇ut?校??患?驼拼蟮钠练纾??缯谴罄矗?胃叩绞??桑??澈笳诘驳醚纤亢戏臁?/p>

    随着几抹寒光绽放,刻镂着“海落残阳”景致的屏风顿时四分五裂,破碎成飞花,何宏仓皇间抬手去抵抗,剩条右手抖成三四只,虚点几下,结果一发未中,气劲全跟帝?娌辽矶苌浜迷堵湓诤c嫔希?ㄆ鸺付浒装椎睦嘶ǎ?婕春魏晟砩弦脖??复?旌斓难?ā?/p>

    纵然极力闪避,他身法却比帝?娌盍瞬恢挂怀铮?芸?糜邢蓿?习肷硖庸?唤伲??茸韵ジ谴u虮坏背⌒断拢??先プ蟊凼焙蚯樾我恢拢?昶欠路鹪馊饲y锻蚬校??液孔诺狗沙鋈ィ??黾溉x沼谕w。??逦仍诎肟罩校??パ?鞑恢梗?首髡蚨u纳袂橐步了椴怀尚危?〉孟窀隼檬磷樱?炖锩白盼匚氐纳?簦?癜ち舜虻墓贰?/p>

    跟捧花姑娘捉对厮杀的老者见此情景,心头起了慌乱,他倒是可以转身溜掉,可若是何宏被杀,就算能逃掉也要被何道陵问罪,前后都是死路。为今之计,当合何宏之力,使出浑身解数去逃命,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他如此想着,便顺势向那边靠拢,捧花姑娘似乎察觉到他的意图,加紧攻势,两手间浮光掠影不断,勤王剑绞出泓泓青光。

    遭到激烈连攻,老者不得不暂且收起想法,安心对敌,不然稍有差池性命堪忧,于是掏出法宝来对抗剑雨,没等法宝发挥出神威,两条螭龙破水而出,势如奔雷般飞扑上来。

    姬凌生本不想出手搅和,忽而听郭桓提醒到,北海高强修士皆会一种逃命法门,舍弃肉身使精魄逃离,非天玄境不能追上,唤作血遁之术,虽然损耗极大,但用来逃命屡试不爽。

    听到这,就不容许他再袖手旁观了,两条螭龙交缠而上,与捧花姑娘的剑锋形成夹击之势,更上方,天幕很快黯淡下来,如同捅了个窟窿,一座黑色山岳遮蔽了大半天空。

    几乎是姬凌生招来太岳的前一刻,四处逃窜的何宏恍然彻悟,东镇宗的威名于这几个乡巴佬不仅起不到震慑作用,反而加重了对方杀人灭口的念头,这下他无心延宕了,纵然留了手杀手锏,但决计不会是三个地秘境的对手,于是记起青山常在的道理,预备溜之大吉。

    恰逢太岳降临,众人视线受扰,何宏以为对方心急,不巧给了他机会,连忙施展血遁。只见他浑身绽放血光,仿佛周身的血都烧了起来,和生开死门的架势颇为相似,只不过别的修士生开死门是破釜沉舟之举,他这则是干干脆脆的往外逃命。

    瞥见红芒逸出,姬凌生早有预谋,轻喝一声“仙阙”,太岳山巅顿时紫绿霞光萦绕,云气浮动,拨露出连片的辉煌宫殿。

    仙阙一经现世,笼罩在山峰阴影下的海域,在刹那间宛如浆糊似的凝住,供奉老者首先动作一缓,让捧花姑娘刺中心口,而游走在黑影中企图逃窜的那抹血光,更是骤然慢如龟爬,几乎不能动弹。

    帝?嫠婕锤?希?吵谴笸蹩刹辉诤醭没鸫蚪俚某裘??苁〉憔19詈貌还??旃沓ず糇怕湎拢?蹴缟逼?さ蠢┥?诎肟罩行纬梢坏啦簧醴置鞯陌朐膊ㄎ疲?缓蠹?斓那泄?c妫?讲呕刮辛髅懿嫉暮c娑偈币环治路鹆?蹩?溃?傻镀耐揪?指睿?烦鍪??傻捏练欤?11蛄讲啾加孔爬嘶ā?/p>

    作为靶心的红光自然逃脱不掉,何宏鲜血凝聚的精魄顷刻间化为乌有,东镇宗少主就此身亡,供奉老者看得乌珠迸出,似乎自己的性命也受到了牵连,负隅抵抗的意志迅速薄弱下去,结果胸腹间又多了窟窿。

    随着两条螭龙凑前一顿撕咬,大朵快颐过后,已找不到他的尸首。

    这会儿天边烧满了红霞,殷红犹如鲜血,照在郭桓惊疑不定的粗糙脸庞上。

    北海偌大疆域的某个角落,一男一女踏水而行。

    此时太阳正好,相比于东边海域的红霞漫天,这儿还不到太阳落山的时候。尤其踩在水面上,潮湿气息覆盖全身,海风拂面,很快在两人身上浸透点点凉意。

    自称木易的青年扭头向女子问道:“既然你有意要流放他,为何现在要去找他?”

    女子冷哼道:“万一他死了怎么办?……不对,死了正好,免得有人为他茶不思饭不想的!”

    青年十分想问这个不思茶饭的人究竟是不是她,却碍于不知如何开口,转而问道:“你和姬……他到底有什么仇?要这样戏耍他”,他本来想说谋害的,但怕祸从口出,惹不起这姑奶奶,便临时换了措辞。

    她眯起活泼动人的桃花眸子,反问道:“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木易默然不语,又听她问道:“倒是你是什么来头?隔三岔五看见你在海上闲逛,你都来北海好几年了吧,也没见你干什么正事。不如这样,我们互换消息,我回答你刚刚问的,你坦白交代你是哪里人,怎么样?”

    木易温和摇头,“这话我不信,咱们虽然只见过几次,但足有好几年交情,你连名字都没告诉我,我怎么敢信你。”

    女子立刻柳眉倒竖,发怒道:“想骗我的名字?你们男人都是一个德性,没一个好东西!”

    她又嘟哝着,“不知道雪姨吃错了什么药,铁了心要等他!”

    还没骂完,她突然觉察到远处有人靠近,且来势极快。同时她发觉身旁空空如也,青年不知去向,这时她终于后知后觉,那叫木易的男子大半是个高手,能如此无声无息从她身边溜走,那他为何要跑呢?

    来到面前的两人给她解了惑,是对姿容俏丽的姐妹花,比她好看些,两姐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就是神态不太相同,前面那个暖若桃李,后面那个冷若冰霜,当先的那个女子到来后,发现此处只有一人,大感迷惑,四处张望。

    女子望着她慌乱心急的模样,很自然联想到抚养自己长大、且为情所困的姨娘,她俩神态很像,于是女子大致猜到了情况,眯着眼睛笑了笑,暗骂道:果然不是个好东西!

    苦寻无果,孪生姐妹中前头那个,盯着女子,期期艾艾的问道:“姑娘,你是一个人吗?”

    女子不客气道:“怎么,难不成我是个鬼?”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