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华恩仇引 > 第四?一章 大华之乱始若州(四)

第四?一章 大华之乱始若州(四)

大华恩仇引 | 作者:梅远尘| 更新时间:2019-08-07 12:2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夜者,掩也,墨色临而蔽万物、容万恶。

    以夜为使,往往能扬长避短,以弱胜强。

    是以,天时夜常为谋之所依,用兵所倚。

    徐啸钰孤身立于小筑屋脊,望着远处一片墨色中零星点点的光耀,神情复杂。今夜,他替徐氏一族数千人做了一个回不了头的抉择。

    事成,他必名垂千史为后世子孙所仰;事败,则徐氏一族必将万劫不复,湮没于历史长河之中。

    “徐氏一族蛰伏百年养兵蓄力,历代先祖苦心孤诣广施恩德,所为便是这一刻!今夜一战,不成功,便成仁!”

    偌大一个家族的存亡全系于已一人之身,换做谁,这都会是个不眠之夜。

    徐府之上未睡之人远不止他一个。

    “帮主,两个时辰前,徐家的嫡系子弟陆陆续续出府,今夜若州城内怕是要有大事发生。”盐帮长老郭通财低声报道。

    自家帮主在此间,盐帮的人当然不敢松懈,数十讯候日夜不停采集恣情,一有异动即时上报。

    张遂光左右扭动着脖颈,问道:“哦,他们去做甚么事了?”

    郭通财一脸苦色,讷讷回着:“回帮主,徐家的人守着各处,我们在府里的人出不去,外边儿的人进不来。派去跟着的弟兄都被他们发现了,被狠狠地打了一顿,说再跟便杀。是以属下无能,不曾探到他们的去向,请帮主责罚!”

    此次赴若州会盟,盐帮、九殿来的可都是精锐,足有一千五百余,远多于其他宗门、帮派。这些人被分散到城内外,隐在各处街角,是张遂光暂时的眼睛。

    但在徐家的地头上,这一千多人实在不够他们张狂,几乎是处处受制。

    “知道了。叫兄弟们都消停些,这几日就近住下,好吃好喝啥也莫要去做。若州城就有天大的事,这会儿咱也只是看戏的,由他们去罢。”张遂光倒想得开,一脸的和颜悦色。

    “神阙”里的湛明却是满脸愁容,衣未更,剑未解,徐家闹出这么大动静所图定然匪小。适才徐啸衣来过,只语焉不详地说了几句,湛明再问他也只答“徐家遇大事,今夜还请众掌门多担待,给徐某一个面子,一定约束门人万不可出了各自院落,否则大祸必至。”

    湛明见其虽避重就轻,然神色却是肃穆无比,显然确有大事发生。真武观远来是客,理当从命。

    “师兄,你说徐家会出甚么事?竟令徐啸衣如此严阵以待?”不放心的还有湛为,他也一直不敢去睡,“瞧他的样子,像是有突发之事。”

    与盐帮不同,真武观此行来的高手虽多,总数却只有四十几人,耳目自然就闭塞得多,并不知晓这一日外边儿的动静。

    且他们有皇命在身,只想着如何赢下会盟武校,心思浑不在若州舆情之上,倒似错过了大事。

    “瞧徐掌门适才的神色,此事绝不会小。会不会是徐家生了内乱,内外门起了冲突?”湛明皱眉轻语,“他叫人守着各院不允大家出入,想来是怕各派有人涉身其中再把事搅大了。真武观负圣命来此,不宜生事,静观其变罢。”

    他虽从夏承炫的口中知道徐家颇有野心,却也不敢猜他们会在此时有甚么作动。湛明想,若说徐家有反意,我等就在此间,当不至于半点异样也察觉不出来。徐家势大、人多,未必所有人都是一条心,倘使有人想借着若州会盟的机宜以徐家的名义做些恶事,那可是砸徐家的招牌,换作自己是徐啸衣,也定然紧张。

    在很多武林大家看来,徐家外面形形色色的人数千,乃是一柄双刃之剑。

    既是双刃剑,眼下便是其最有可能倒戈弑主之时。

    湛为点了点头,赞同道:“师兄所言有理。”

    

    晓春巷中,两队人马不期而遇。

    “前面甚么人?”睿王府护卫百夫邝齐云指着对面一群人喝道。

    待行近些见了他们各个手执兵刃,脸色瞬时暗沉下来,一边悄悄朝身后做了一个手势。

    徐簌延没想到会在此间遇到大股官军,想避开已是来不及,一直在想得宜的说辞。

    “由城关过来,是驻地军营的人,还是神哨营的人?”

    他的说辞还未想好,邝齐云又问了:“快说,你们是甚么人?这大半夜的想要干嘛?”

    糊弄不过去了。

    执械夜聚,实在难以自圆其说,徐氏众人都暗暗握紧了手里的刀兵。

    狭路相逢,剑拔弩张,所有人都在等最后的命令。

    “拿下!”

    “杀!”

    顾修平和徐簌延几乎同时喊了出来,事已至此,他们皆知己方已无退路,唯有一战!

    “唰!唰!唰!”拔剑抽刀之声刺破夜谧。

    徐九执剑在手,如鹰鹞一般冲向邝齐云。

    “来得好!”邝齐云一声冷笑,翻身跃马,横刀迎了上去。

    “铿!铿!铿!”金器切、砍、劈、凿之声传来,眨眼间二人便交手了三十几招,谁也没有占到半点便宜。

    原本,徐九想着自己快速出手先斩杀了这个军官,敌方其余将士看了定然士气受挫,如此己方便可占得先机了。哪里想到这个粗犷汉子的身手竟也如此了得,不仅刀法刚猛,内力也雄浑纯正,便在江湖上也该是个名头响亮的人物。

    “这些人是甚么来头?其间竟有这等高手!”

    脑中思索可不耽误手上功夫,二人对打间不觉已上了巷侧的瓦房。

    徐簌延领的这队人皆是徐啸衣、徐啸石亲训内门子弟,武功之高自不必多说。然,与对方一群大头兵对上,竟也堪堪能以一敌二尔。官军人数远多于己,如此下去显然大不妙。

    “簌谟,你快带人去驻地军营和郡政司府,这里我们先撑着。”徐簌延强行压制住内心的不平,正声谓弟弟道。

    三队人马分头行事,他也不知驻地军营和郡政司是甚么情况,但眼下,他也只能寄望于他们已经成事了。

    “哥,我这就去!你自己小心!”徐簌谟咬牙应道。说完,引着五骑折身朝普华街飞奔而去。

    甫一交上手他便知道对方绝对不是一般的官军,己方这八百坚持不了多久。

    今晚,徐家行大事,城关一定要拿下,晓春巷这一战,绝不能输!

    “哥,等着我!我这就去搬救兵!”徐簌谟双眼噙泪,紧咬牙关,策马朝驻地军营狂奔。

    夏承焕派顾修平领这六千余人入城抓端木玉,自然是对这六千人的战力有把握了。端王府、前颐王府、睿王府、秦国公府、执金令府几乎所有的亲兵、护卫,加上夏牧仁在神哨营中的亲信,这六千人的单兵战力之强的确远超徐家人所料。

    “杀啊!”

    这些徐家内门子弟皆是徐家自小收养的孤儿,是吃徐家饭才得以长大的。在他们眼中,徐家就是天!

    天,绝不能塌!

    为徐家而死,他们甘死如饴,毫无畏惧。

    “杀!杀”每一声戛然而止的喊叫,都伴随着一个生命的终结。

    

    “阿母,外面吵的很。”

    “嗯,戏班子夜里排戏,别理。”

    “叫得好大声。”

    “天冷,想来他们是光膀子冻得受不了罢。阿伢,别听了,快睡!”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